屈原生活的年代离我们很久很久了,所以他的生辰八字是不可能流传下来的——虽然我很想知道。其实,“不知道”也许更是一种美,因为我们凭着美好进行虚构。如果给屈原虚构一个八字的话,我认为他的八字格局应该是“伤官见官”,是金水的伤官见官,是那种自言自语的呐喊,连自己都觉得无助。

我们不能说屈原的命不好,其实屈原的命运要比你我中大多数人好很多。他是楚国的贵族,是楚王的后代(当然不是楚庄王),可以在朝堂论事,任左徒,“入则与王图议国事,以出号令;出则接遇宾客,应对诸侯”,可以说他在楚国朝堂的重臣是一点都不为过的。但是,可惜的是,做为如此重臣,我等所记忆的只是他的“楚辞”而不是政治建树,殊为可惜!

一曲《离骚》千古恨,今人犹在叹屈原;九歌茫茫朝天问,何期留音在汨罗?那纵身一跳,是屈原的终结,而又是屈原的开始,历史就在这里扎了一个粽子上的结,把真实的屈原和虚幻的屈原连接了起来。

“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”,这就是屈原的性格,也是伤官格的特征。我没有贬低屈原的任何意思,但是在屈原的政治生涯里,我们看到了太多的“直”,而没有看到一丝的“曲”,但是朝堂不是词馆学校,政治是一种妥协的艺术,相比较那个被人不耻的张仪,屈原确实欠缺治理国家的能力。

张仪可以背负骂名穿梭于各国之间,凭口舌之利而强秦,虽行为小人却行君子之事,秦之一统华夏奠定万世之基业,张仪之贡献是不可磨灭的。如果让我来评价张仪和屈原二人,我更倾向于张仪而非屈原,虽然我自己也是伤官之人,我也爱好文学。历史很是无情,如果张仪和屈原能够合而为一,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。

有时候我在想,如果真的换个位置,让屈原来治理楚国,最后会是一番什么景象?九章都是精美句,可惜无一能强国。如果屈原能够再圆滑一些,不是跟其他人硬扛而是潜移默化的去影响朝政,是不是会更有效果?当然我这只是猜想,因为我没有这方面的任何经验,只是瞎猜罢了。

屈原是一种精神,他代表的是一种内心的正义的呐喊,但是屈原的呐喊更多的是“问天”,而不是“问人”。问天,天不能言,所以只能自言,“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”正是在这种天无言的情况下的情绪宣泄,而这样的赤子之言,楚国的朝堂何曾能听见?

今天写此文,是因为想到了几千年前的这位先贤,以及这位先贤在绝望中举头望天的无助。我们祭奠屈原,祭奠的是赤子之心爱国之情。而对于我辈来说,除了呐喊,更加需要的是实干和奋进。天高九仞,问之难覆,地厚三尺,万物生息。我们需要屈原去问天,我们也需要自己去“恳地”,如此,则兴旺有之!

文|西风独醉 探讨命理艺术,弘扬传统文化

(请大家关注我,和我探讨命理知识)


评论关闭
完全不懂八字知识?这几个方法可以教您简单判断一个八字的好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