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作者:西风独醉

旺相休囚和十二长生有什么区别?汉代以前的人是这么看的

西风独醉 7个月前 ( 05-10 ) 373 抢沙发
旺相休囚和十二长生有什么区别?汉代以前的人是这么看的摘要: 前天的文章发出后,很多人对文中八字的“身旺”问题产生了疑问。本人深思之下,此问题很多人都有,并非个例,所以我就想写几篇文章来详细说明下。今天的文章,是这个系列的第一篇,主要讲下旺相...

前天的文章发出后,很多人对文中八字的“身旺”问题产生了疑问。本人深思之下,此问题很多人都有,并非个例,所以我就想写几篇文章来详细说明下。今天的文章,是这个系列的第一篇,主要讲下旺相休囚和十二长生的区别,以及历史源流。

“旺相休囚死”和“十二长生宫”这两个概念,至少在汉代的时候都已经出现了,本人的枕边书《郭氏元经》(目前集录在《阴阳五要奇书》)中,就已经有完整的“旺相休囚死”和“十二长生宫”。我这里要说的是,《郭氏元经》不但是择吉风水上一本著名的作品,它在命理学中也有很重要的地位,比如《五行精纪》和《三命通会》中有很多来自《元白经》的论述,其实就是《郭氏元经》。值得一提的是,《郭氏元经》的作者,晋代风水大家郭璞在该书中明确提出其理论来自于先贤,也就是说,在晋代之前该书中的理论已经流行于世,应该在汉代就有这两个概念了。

旺相休囚死

在《郭氏元经·五行关》中,有这样一句话:“五行金木水火土,其用虽同旺不同。旺相死囚休五字,循环运转故无穷”。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,可以找这本书看看,该书中还有对旺相的作用说明,比如吉气逢旺则增,逢休囚则减;凶气逢旺则凶,逢休囚则减,跟我们在八字命理典籍中所载几乎一致。

要特别注意的一点是,在古代的典籍中,不管是风水择吉的著作《郭氏元经》还是命理著作《五行精纪》、《三命通会》等,都将旺相休囚死与月令仅仅联系在一起。因此,旺相休囚是五行在春夏秋冬某个季度中所处的状态,其使用要严格限制在月令之中,而不能宽泛化。比如说:日主甲木,出生在申月,秋天之木为“休囚”。但是我们不能说,日主甲木,逢申年,在该年为“休囚”,因为休囚仅针对月份。比如下面八字:我们可以说命主在2028年的8月份休囚无气,而绝对不能说命主在2028年休囚无气,这是因为休囚仅仅针对月令(月建)而言,是五行在四个季度中的旺衰状态。

因此,日主在某月可以“旺相休囚死”,但是在某年,或某日,或某时,则不会“旺相休囚死”,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主要用“旺相休囚死”来判断是否得令的原因之所在。此处要特别说明的一点,命理典籍中对大运也有“旺相休囚”的论法,这主要是因为大运重方位,而五行在不同的方位,也有“旺相休囚死”的特征,用此方法是没有问题的,但仍然要以十二长生宫为主。

十二长生宫

《郭氏元经·宅禄喜神》中,有这样一段话:“木亥,冠带丑,丑为宅命,未,未为宅神,己午,午为宅禄”,《郭氏元经·山家五行》中说:“木,亥,卯,未,申”,类似的语句书中还有多处。只要是熟悉命理人,一眼就可以看出《郭氏元经》中的“生、冠带、禄、旺、墓、绝”跟我们现在所讲的十二长生宫是完全一致的(见下图,原图来源于网络)。也就是说,“十二长生宫”的出现时间,比我们很多人认为的要早得多,而非是命理界所认为的从隋唐后才出现。

关于“十二长生宫”的阴阳顺逆问题,虽然在“郭氏元经”中并无体现,但是也并非是后人杜撰,包括奇门遁甲(《郭氏元经中称为“八门遁甲”)都有顺逆的区别,而非八字所独有。因此,目前命理学界否认“十二长生”和“阴阳顺逆”,并将其认为是后人杜撰的“理论”是完全站不住脚的,除非大家认为《郭氏元经》这本书不是晋代的郭璞所写,奇门遁甲中所载也是虚语——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

两者的区别

“十二长生宫”重在五行本身,比如《郭氏元经》中对某个山向本身的旺衰,只论“十二长生”,而“旺相休囚死”则更加看重的是五行在“月建”的旺衰,所以它们两个适用的范围是不同的。相对来说,“十二长生”适用的范围更广,它可以确定五行自身的旺衰变化趋势;而“旺相休囚死”主要用来确定五行是否得令,确定的仅仅是“月令”对五行旺衰的影响。打个不恰当的比喻:甲木之人出生在春天,是得令的;甲木之人在某一年的春天,也是得令的。但是是否说甲木之人在春天就一定旺,在秋天就一定衰弱呢?这个就不一定了,而是要用“十二长生宫”来确定。

两者的共同点

不管是“旺相休囚死”还是“十二长生宫”,其反应的都是太阳的位置对人的运势的影响。只不过“旺相休囚死”反应的是在一个年度内,太阳跟地球的位置关系所形成的“春夏秋冬”对人的影响,相对比较静态。而“十二长生宫”反应的是更加动态的影响,这个影响可以是年,也可以是月,也可以是日,也可以是时。命主可能得不到月令的旺气(旺相休囚),但是不会妨碍他得到年月日时动态的,绵绵不绝的旺气(十二长生宫)。

命理学中两者的混用问题

在《郭氏元经》中,旺相休囚和十二长生是严格区分的,没有任何的混用,比如月家飞星就用旺相休囚,而其他的不用。对于十二长生的使用则比较宽泛,比如山向和飞星都用到十二长生。但我们观看命理学的著作,混用的问题则比较严重,比如宋代的《五行精纪》中已经是两者混用的,到清代的《子平真诠》等则完全否定十二长生的阴阳属性,将其变成了细化的“旺相休囚”,实在是莫名其妙。在这点上,我非常欣赏万明英的治学态度,从他书中摘录的文献来看,我们大概可以判断他是有看过《郭氏元经》这本书的,所以在他的著作《三命通会》中,旺相休囚和十二长生的使用界定的比较明确,基本上将旺相休囚限定在月令,所以混用的情况比较少见。

今天的文章篇幅很长,其用意就是向大家明确旺相休囚和十二长生的区别,以及这两个概念的历史源流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这篇文章是为后面我要详细说明的“强弱旺衰”做的理论基础,希望大家能够仔细看完。后面我将继续跟大家讲解八字的旺衰问题,敬请期待。

文|西风独醉 探讨命理艺术,弘扬传统文化

(请大家关注我,和我探讨命理知识)


扫一扫用手机浏览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作者:西风独醉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q-toys.com/?id=372发布于 7个月前 ( 05-10 )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西风命缘

分享到:
赞(1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验证码
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373人围观)参与讨论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