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言:禄命法论命,并非是把年作为命主本人,命主本人仍然是日——这可能出乎了很多人的所料。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   正文 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这两天的文思有点枯竭了。细想起来,一年多的时间写了四五百篇文章,且每天都要有不同的话题,能够坚持下来,真的需要给自己点个赞,但是越来越不知道写什么却是真的。今天的文章,我不想写的太过深入,想跟大家简单聊聊古人是怎么论命的。可能我的看法跟很多人的看法不同,那么就求同存异吧。

禄命法是以君论臣

现代大家都在说:“古人论命是以年来看的”,这种说法看似正确,因为古代论命法确实“好像”是以年来论命的,但那只是表象,更深层次的是:古人论命是年日同重。《鬼谷遗文》中这样讲:“大抵年为本则日为主,月为使则时为辅。主本保合,未有贫贱之人;时日乖违岂有久荣之理”。何谓“本”,何谓“主”?本就是君,主就是臣,本就是父,主就是子,所以“主本倒乱,父子乖违”,“主旺本成,会于一方”。因此一个人的八字里就是有君有臣,而“使者”和“辅者”就是为君臣服务的,就好比差役仆人。

因此,在鬼谷子的论命系统里,日干还是命主本人,而年干是命主之君主,之父亲。在这个体系里“年为本,管于月,日为主,管于时”(《五行精纪》),是将八字分成两部分,君父为年月,臣子为日时,如果说现代的子平法论命是“以我论我”的话,鬼谷子的禄命法论命就是“以君论臣”或者“以父论子”,如果君被触怒则臣难安,在命理学中把“日克年”的格局定为“贫贱凶恶局”,就是因为是臣(就是命主)触犯了君主,所以要被惩罚——这就是禄命法中的“君君臣臣、父父子子”,在子平法中虽有沿用,但是不太重视了。

祖辈的“遗产”和自己的努力同样重要

主胜于本,多出资荫。本胜于主,当自卓立。主本两胜,则富贵双全”,所以八字中年比日强的人,则其官位钱财,多来自君王的赐封或者祖辈的遗产,这里的“资荫”指的就是凭先代的勋功或官爵而得到授官封爵。而日比年强的人,则要自己发奋努力,因为“年本”没有多少资源给到命主,只有命主自己发奋努力孜孜以求来获取富贵。而“主本两胜”,则是父辈也给力,自己也有能力,比如清代的刘墉,其父亲刘统勋官至宰相,自然能给刘墉足够的资源,而刘墉自己也是能力超群,地位更甚其父,所以为“富贵双全”。

同时,我们也要看到古人论命的逻辑性之强,比如以年月论前半辈子,而以日时论后半辈子,则是说明虽然祖宗遗产很重要,但是如果没有个人努力其富贵也难长久。虽然祖辈了无遗产,但只要自身努力仍然可以有所成就,所以“晚贵”也是非常好的。所以,学好数理化和有一个好爸爸都很重要,好爸爸管得了一时,管不了一世,所以禄命法才有“初限”、“中限”和“末限”的说法,就是对一个人的一生分为几个阶段来论,这点我们以后会讲到。

结论

目前很多人对“禄命法”的论述颇有不精当的地方,比如大家认为“禄命法就是以年来看八字”,这就是有点偏颇了。在《鬼谷遗文》和《五行精纪》中,都是“主本”同论,以年本来论君主和父亲给予的“遗产”,而以日主来论命主自己的能力和资源。在禄命法的世界里,祖辈的“遗产”与自己的能力同样重要,这也更符合世道人情,只是因为这种论命方法十分复杂,后来被更简单易懂的子平法所取代,也是时代潮流所致——所以,禄命法论命,并非是把年作为命主本人,命主本人仍然是日——这可能出乎了很多人的所料。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   End  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文 | 西风独醉 探讨命理艺术,弘扬传统文化

(请大家关注我,和我探讨命理知识)


评论关闭
羊击猪蛇邀官贵!八字入此格局者当为富贵之人